一部《红楼梦》,写尽人情世故,道尽婆媳关系

一部《红楼梦》,写尽人情世故,道尽婆媳关系
原标题:一部《红楼梦》,写尽人情世故,道尽婆媳关系 名著《红楼梦》,婆媳关系乃主要题材之一,有着极重的戏份。一部红楼,写尽婆媳关系这一天下最难相处的种种类型,将古代婆媳之间无以言表的矛盾和不谐描绘得淋漓尽致,堪称婆媳关系相处之道的百科全书。 那么,《红楼梦》主要写了哪几类典型的婆媳关系,有哪些警示之处? 一、贾母与邢夫人:淡而成仇的婆媳关系 邢夫人是贾母长子贾赦的续弦,又因贾母偏心,对不上进的长子贾赦不太喜欢。于是,邢夫人在贾心中亦不被待见,地位自然比不上次媳王夫人。 兼之邢夫人出生较为贫寒,家境薄弱,嫁入贾府后,又没有生养。贾母便对贾赦夫妇冷眼相看:贾赦只承袭了父亲贾代善的爵位,责令另择小院居住(与荣国府的花园相隔)。 在古代,媳妇不敢不敬婆婆,这是大孝。尽管如此,邢夫人也只是表面上客客气气地侍奉贾母,努力做到不顶嘴、不反对,但还是给人”总是淡淡的”感觉。 尤其是贾母欣赏她的儿媳王熙凤,将王熙凤起用为荣国府管家。这原本应由她这个长房媳妇当家的资格由此被剥夺。在贾府话语权荡然无存之下,邢夫人内心其实已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但贾母是贾府的”董事长”,一言九鼎。邢夫人无可奈何,只得依附于丈夫贾赦,小心翼翼地奉贾赦颜色行事。就连贾赦要讨贾母身边的首席丫环鸳鸯作小老婆,邢夫人也不吭声反对。贾赦当即被贾母训了一顿,邢夫人也被臊得满脸通红。 可见,贾母与邢夫人这对婆媳关系,其实相处得很糟糕。难怪贾母过世后,在其”大丧仪”上,邢夫人”多年媳妇熬成婆”,便有意刁难王熙凤,不让她操办时有”便宜行事”的权利,处处挟制与”报复”,终使贾母的后事显得冷清而又寒酸。 透过贾母与邢夫人”淡而成仇”并不咋的婆媳关系产生的恶果,可得出如下警示: 婆婆不宜偏心,确要一碗水端平,对儿子这样,对儿媳尤需如此;儿媳面对丈夫要讨小老婆之类的家庭大事还是要明确发声,表达自己的意见;夫妻之间既然成了一家人,何苦将怨恨深植于心搞”秋后算账”,这般工于心计无益于解决家庭实际问题,还会产生令人贻笑大方的后遗症。 二、贾母与王夫人:总体平稳的婆媳关系 王夫人是贾母次子贾政的正室,在《红楼梦》中,她们这对婆媳关系总体平稳,可以说是处得最好的。 一方面,王夫人的丈夫贾政讨贾母喜欢,贾政承袭了荣国府,还当上工部员外郎,贾母便随了次子入住荣国府,与王夫人一起生活,彼此能够求同有异。 另一方面,王夫人有高贵的出身,乃”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金陵王家女儿,九省都检点王子腾的妹妹,家大业大,与贾府也般配。 兼之王夫人的肚子争气,不仅有入宫受封为贤德妃的长女贾元春,还有衔玉而生的贾宝玉,以及很有才气的贾珠(尽管早逝),可谓开枝散叶,人丁兴旺。 由此,王夫人得到贾母的偏爱,成为荣国府事实上的”总经理”,对小厮奴婢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还推荐了她的内侄女王熙凤到荣国府担任管家,得到贾母的认同。 这王熙凤可是她的妯娌邢夫人的儿媳,由此挑起贾母与邢夫人之间更加不睦。 可见,王夫人并不是省油的灯,她虽然处处奉贾母的意见行事,主动维护贾母的权威。但她并不是”本来老实,又生得多病多痛”的样子,只是在贾母掌握家政大权下,隐忍折中地夺取领导权。 不过贾母世事洞明,也没有完全宠爱王夫人,她们这对婆媳之间也有矛盾。如贾母派自己身边的丫环晴雯去侍奉王夫人的小儿子贾宝玉。后来王夫人处理晴雯时多么雷厉风行,颇显精明能干的本色。见王熙凤只听令于贾母,后来对她也多有微词,在王熙凤操办贾母”大丧仪”时,听从邢夫人的挑唆,借机当面数落批评她没操办好。 总体而言,贾母与王夫人这对婆媳关系还算理智,能顾全大局和谐相处,维系了荣国府百年望族的体面,显现了求同存异的婆媳相处之道。不过,她们为争夺贾府的最高领导权而相互算计,也折射出人性之恶。 也许,利益之下,难有善因。但这终究是恶果的发端,还是秉持公义为好。人生不过百年,何苦那么多钩心斗角?千年的缘分才修来宝贵的婆媳关系,何不其美各美、美美与共? 三、邢夫人与王熙凤:剑拔弩张的婆媳关系 王熙凤是邢夫人的儿子贾琏的正妻,但由于邢夫人是贾赦的续弦,儿子贾琏不是亲生,邢夫人只是继母。最主要的是邢夫人对媳妇奉行”双标”,媳妇强了,她不高兴;媳妇弱了,她也嫌弃。 邢夫人究竟是个啥型人格,难以评说,大概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型”吧,一生唯夫君贾赦是从,不管其对错,没有半点自己的主见。 以致她不讨婆婆贾母喜欢,她作为婆婆,也看不惯强势的儿媳王熙凤。兼之王熙凤唯贾母是从,受贾母恩宠当上荣国府管家后,对她这个婆婆不屑一顾。故邢夫人与王熙凤这对婆媳关系长期处于紧张对峙状态,大有剑拨弩张的感觉。 邢夫人经常在贾府下人面前公开说王熙凤的不是:”雀儿捡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还多次当众让王熙凤下不了台。 尤其是王熙凤的靠山贾母过世后,王熙凤操办贾母的”大丧仪”,邢夫人借机报复,处处挟制王熙凤,不给她”便宜行事”之权,还挑唆王夫人斥责她办事不上心,让人看笑话。 这明显过了。 透过邢夫人与王熙凤这对剑拔弩张的婆媳关系,应了一句社会语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冤家宜解不宜结,难道非要让婆媳难处的千年魔咒代代传承下去吗? 四、王夫人与李纨:敬而远之的婆媳关系 李纨是王夫人长子贾珠的媳妇,还生了一个很有出息的儿子贾兰。由于丈夫贾珠早逝,尽管李纨立志守节,奉宗教子,有书香门第背景,出身条件并不差;且为人宅心仁厚,知书达理,对人也好,还有极高的文化修养,曾在大观园担任诗社社长,但还是受王夫人忽视,并没给她管理荣国府的权利,反而推荐其内侄女王熙凤来当荣国府管家。 这是何故?难道李纨没有管家才能,只能找能人王熙凤? 其实李纨的才能并不在王熙凤之下,还没有王熙凤的狠毒刻薄讨人厌。那,难道这是贾府的规矩”寡妇奶奶不能管事吗?” 也不是。就在贾府为太妃送葬、王熙凤又生病时,还不是让李纨临时管家了! 很显然,这是王夫人防备着李纨。正因为李纨的条件各方面都好,人又精明,王夫人担心李纨若管上荣国府,将来必然是她的儿子继承,那贾宝玉怎么办?这贾宝玉毕竟是王夫人的儿子,又深得贾母疼爱,视作心肝宝贝。 孙子倒底隔了一层,比不上儿子近。 所以,王夫人便对大儿媳李纨敬而远之,显得很冷漠。聪明的李纨也明白婆婆王夫人的心思,对婆婆剥夺了她这个正宗大奶奶的家族话语权表示静默以对,在恰当的时候才语带机锋地显示自己的身份和存在。 如那年贾府的元宵家宴上,公公贾政见嫡长孙贾兰不在席上,便问:”怎么不见兰哥?”李纨意味深长地笑答:”他说方才老爷并没去叫他,他不肯来。” 言下之意婆婆对她们孤儿寡母不在意,作为儿媳我李纨顾全大局参加,但嫡长孙有志气有个性不来,我这个当妈的也无可奈何。 这席话给了婆婆王夫人很明确的回应:你对我的忽视,其实我懂,彼此不过是留脸罢了。 由此可见,王夫人与李纨这对婆媳关系,相对是尊重的,看破而不说破,保持着一个大家庭应有的面子与氛围。 故李纨在贾府得到了一月二十两例银的较好待遇,能专一培养贾兰用心读书。后来,贾兰果然高中,成为贾氏子弟中最有出息之人。 五、王夫人与薛宝钗:无可奈何的婆媳关系 薛宝钗是王夫人的儿子贾宝玉的妻子,属亲上加亲,因薛宝钗是薛姨妈的女儿,薛姨妈与王夫人乃亲姐妹。 王夫人自然对薛宝钗这个儿媳格外看好,兼之薛宝钗与贾宝玉在《红楼梦》中有”金玉良缘”之说,二人结成连理,最终战胜了原本系”木石前盟”美好姻缘的”宝黛配”。 这”宝钗配”深得元春、王夫人由衷欣喜,原本看好林黛玉的贾母,终因林黛玉的父亲巡盐御史林如海病逝于扬州,林家一下中落,为从贾府大局考虑,只好默许”宝钗配”。 谁知贾宝玉对薛宝钗没有爱情,他只喜欢心中的”林妹妹”。与他青梅竹马的”林妹妹”其实也是一见钟情,非他不嫁。以致在贾府弄”调包计”安排贾宝玉娶薛宝钗时,林黛玉在当晚焚烧了所有的诗稿,泪尽而逝,年仅十七岁。 而贾宝玉发现妻子不是林黛玉时,惊讶之后大为震怒,又听悉黛玉为此悲伤而逝,更加心痛。自此,贾宝玉在失魂落魄中渡过了一些时日,尽管与贾宝钗育下儿子贾桂,但贾宝玉最终出家,随一僧一道去了飘渺峰。 薛宝钗最终仍同李纨一样,在贾府孤儿寡母地生活,应验了判词:可叹停机德……金簪雪里埋。 这样的结局让王夫人伤心不已,但也无可奈何。本来看好的”宝钗配”,还打算让漂亮能干的薛宝钗接替王熙凤管家,谁知,却让儿子贾宝玉在绝望下离去。 可见,强扭的瓜不甜,纵然婆媳之间可以亲上加亲,甜得不能再甜,奈何儿子不愿意,这其实是家庭的大忌。由此也警示天下所有的母亲:不可强迫儿子的婚姻,若儿子不喜欢父母钟意的女孩,还是放弃为好,硬逼儿子单方面迎娶,只会导致苦果。 六、薛姨妈与夏金桂:名存实亡的婆媳关系 夏金桂是薛姨妈的儿子薛蟠的正室,这对婆媳关系名存实亡,完全是敌对型的。 盖因”具花柳之姿”的夏金桂不仅出身好,乃有名的”桂花夏家”,且在其母溺爱培养下,自小凶悍泼辣,还是闺阁女儿时就”自己尊若菩萨,他人秽若粪土”;嫁到薛家后,不仅整治丈夫薛蟠,打压香菱,即便是婆婆薛姨妈,她也不尊重,经常顶嘴。 《红楼梦》第80回就描写了这一情节:夏金桂诬陷香菱沮咒她,薛姨妈只好叫香菱收拾东西避开夏金桂,说了句”去!快叫个人牙子来,多少卖几两银子,拨去肉中刺、眼中钉,大家过太平日子!”夏金桂当即隔着帘子顶了过来”怎么拨出肉中刺、眼中钉,是谁的钉,谁的刺?” 无奈婆婆薛姨妈是个懦弱之人,面对”搅家精”儿媳夏金桂的撒泼取闹,毫无办法,只是一味斗嘴,发一些无用的牢骚。 兼之儿子”呆霸王”薛蟠虽孝顺,但心软死要面子,又驭妻无术,导致夏金桂将薛府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后来,夏金桂因勾引薛蝌,被拒后迁怒香菱,想毒死香菱时,谁知鬼使神差,自己竟饮毒身亡,薛府才有了清静的日子。 很显然,薛姨妈与儿媳夏金桂这对名存实亡的婆媳关系,其实是《红楼梦》中最是水火不容的。她们这对婆媳,令人痛心之余,亦警示后人: 婆婆面对悍妇一样的儿媳,除了需要儿子驭妻有术居中协调不能迴避外,婆婆不能一味忍让抑或互相攻讦。唯有婆婆与儿媳相互体谅,若能坐在一条凳子上,做到自己好、儿媳好、儿子好”三好”合一,婆媳关系才可能真正和谐相处。 七、尤氏与秦可卿:尴尬悲怆的婆媳关系 秦可卿是尤氏的儿子贾蓉的妻子,她们这一对婆媳关系却是尴尬悲怆。 原本秦可卿是贾母心中一等一的重孙媳妇,很是看好。这秦可卿生得貌美如花,尽管出身不怎么,系养父秦业从养生堂捡养的弃女,但秦可卿很有大家风范,有才华有能力,与”凤辣子”王熙凤”很是要好。 谁知,丈夫贾蓉的父亲贾珍看上了儿媳秦可卿。也不知是公公贾珍在宁国府”一手遮天”,婆婆尤氏软弱屈从于夫权,还是丈夫贾蓉无可奈何,抑或秦可卿她自己半推半就…… 最终,贾珍与儿媳秦可卿有染,成为宁国府最大的丑闻。以致宁国府的老奴焦大在派他晚上送贾容的小舅子秦钟时醉骂宁国府”爬灰”,含沙射影地揭露贾珍与儿媳秦可卿之事,让婆婆尤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尤氏与儿媳秦可卿这对婆媳关系,就这样尴尬悲怆地暴露在宁国府这同一屋檐下。 也许这样的处境太难生存,秦可卿不久病逝,得以”风光”安葬,尤氏与儿媳秦可卿这对婆媳关系的尴尬悲怆才打住。 不过,这倒底让人不屑。这样尴尬悲怆的婆媳关系终究包不住火,有伤人伦和天道,最是要不得,务必消除,使家庭澄澈,还朗朗乾坤得以海晏河清。 作者:李大奎,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海通证券:经济回暖的症结仍在于需求偏弱 _ 东方财富网海通证券:经济回暖的症结仍在于需求偏弱 _ 东方财富网

海通证券:经济回暖的症结仍在于需求偏弱_东方财富网原标题:海通证券:经济回暖的症结仍在于需求偏弱海通证券研报称,经济回暖的症结仍在于需求偏弱。而近期工业品价格涨少跌多、库存遍及高企,也印证了这点。本周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指出要着力扩展国内需求,有序推动各类商场、商场复工复市,促进日子服务业正常运营,活跃扩展居民消费,加速推动出资项目建造,然后构成供需良性互动。咱们以为,只要下流需求的“解封

徐晓宇:向上没空间向下也不大 未来几周小阴小阳的可能性较大 _ 东方财富网徐晓宇:向上没空间向下也不大 未来几周小阴小阳的可能性较大 _ 东方财富网

徐晓宇:向上没空间向下也不大未来几周小阴小阳的可能性较大_东方财富网原标题:徐晓宇:向上没空间向下也不大摘要【徐晓宇:向上没空间向下也不大未来几周小阴小阳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国内的疫情操控得非常好以及两会没有举行,尽管商场向上没有多少空间,但向下的空间也是不大的,笔者以为未来几周上证指数以周线等级的小阴小阳等候两会举行的可能性更

钟南山: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 _ 东方财富网钟南山: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 _ 东方财富网

钟南山: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_东方财富网摘要【钟南山:我国无症状感染者份额不会很大】钟南山:无症状感染者不会随便发生,通常会呈现在两个集体:一是在疫情相对严峻的区域,暂时还没有表现出症状、但或许现已被感染的人。另一个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他们占的份额仍是比较少的。(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客户端专访我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钟南山:无症状感染者不会随便